乐天堂app下载站目录

夺爱帝少请放手林辛言免费全文阅读 第100章,算计

时间:2019-12-11作者:林辛言宗景灏

    然后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林辛言低着眼眸,走回客厅,没先开口,握着电话等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在你家楼下,你现在有空吗,我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静默了片刻,何瑞泽才开口。

    林辛言淡淡的嗯了一声,挂了电话,解掉身上的围裙,走到林曦晨的房门前敲了敲门,“小曦,我下楼有些事情,外婆很快就回来了,你不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林曦晨站在窗口,正看着楼下,何瑞泽在和庄子衿说话,听到林辛言的声音,应声道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林辛言换了鞋下楼,公园里,何瑞泽正在和庄子衿说话,何瑞泽要抱林蕊曦,庄子衿没让,“这孩子调皮。”

    以前庄子衿从不排斥他。

    这次何瑞泽明显感觉到了庄子衿的疏离。

    知道何瑞泽母亲找过林辛言,庄子衿知道他们不能后,对何瑞泽自然没有那么亲近了。

    毕竟以前她是把何瑞泽当未来女婿对待的。

    现在自然不能像以前那样热情的撮合。

    更加没有必要让孩子和他那么亲近。

    “伯母,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?”何瑞泽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”庄子衿连忙摆手,试着解释,“这孩子这几天不老实,我怕他哭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看着她长大的,对我也熟悉,我抱一下她,她应该不会哭闹的。”

    “哥。”

    林辛言快步走过来,“妈,现在天气慢慢凉了,你带小蕊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庄子衿抱着林蕊曦和何瑞泽打了个招呼就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吗?”林辛言问。

    何瑞泽淡淡的一笑,“我没吃,你会给我做吗?”

    “会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走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,明显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不似之前那么亲近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。”何瑞泽看着前面的路,“我说,我也是刚知道不久,你会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林辛言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相信我。”何瑞泽苦笑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林辛言知道真相后,对他的态度肯定会有变化,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“我和何瑞琳,同时遇到危险,你会救谁?”忽然林辛言停住脚步,看着何瑞泽,“这个问题很可笑对吗?但是你一定会先想到何瑞琳,然后才会想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何瑞泽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有很多感情,血浓于水的亲情,是最可贵的吧,她是你妹妹,如果你连自己的妹妹生死都可以不顾,得是何等的冷血,谁的爱情谁又敢要呢?”

    何瑞泽不在言语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说没错,在何瑞琳和她之间,他会先考虑何瑞琳。

    不是血浓于水的亲情,而是对她有愧疚。

    当初她走丢,是因为他的疏忽。

    “这不代表,我对你的爱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接受不了这样的你,我想你的家庭也接受不了我,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吧,你还愿意把我当妹妹的情况下。”

    何瑞泽皱着眉,他知道依林辛言的脾气,肯定会对他有介怀,但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决绝。

    他这么多年的陪伴付出都不值得她和他在一起吗?

    就算他有所隐瞒,但是对她的喜欢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她真的一点都不念吗?

    何瑞泽内心翻滚的厉害。

    忽然,他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盯着林辛言,“你真的不念我对你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依旧把你当哥哥。”林辛言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当初的车祸是何瑞琳做的时候,并没有要去追究,就是因为何瑞泽。

    林辛现在要表明态度,也是为以后着想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她真的把何瑞琳送进去,何瑞泽对心里也会有芥蒂的。

    “哥哥做人好失败。”何瑞泽笑。

    妹妹不理解。

    连林辛言也不信他。

    林辛言从新迈起脚步,漫着轻浅的步伐走在路边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造化弄人呢?”她也笑,“其实我打算接受你的,我们认识快十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庄子衿,因为他对自己的照顾。

    谁知道会白竹微成了他的妹妹何瑞琳了呢?

    何瑞泽拉住她的手,将人拽进怀里,紧紧的抱着,“她是她,我是我,你不能因为她,而否定我,这对我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是你亲妹妹,你觉得没关系吗?”他这样说,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她害过你,你就要否定我对你的好吗?”何瑞泽近乎是质问。

    林辛言没解释。

    她没否定过。

    她只是清楚,这样的关系里,她和何瑞泽不能。

    是他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不想和你做兄妹,只想做.爱人呢?”何瑞泽看着她的影子,被灯光照的和树影纠缠在一起,让他分不清楚,看到的是树还是她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越来越深,像是下了什么决定,“我答应你,但是,今天你得陪哥哥喝点酒,哥哥心情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很晚了。”林辛言试图拒绝。

    “只是要你陪我喝一杯,也不行吗?你要和我这么疏离吗?”何瑞泽捧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对着她的眼睛,让她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释然,她答应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有个地方,很安静。”何瑞泽拉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林辛言几乎是被他拉着走的。

    上了车以后,何瑞泽递给了她一瓶水,“我看你嘴唇很干。”

    他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林辛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还好,她不渴,水拿在手里并没有喝。

    车子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,何瑞泽侧头看了她一眼,“怎么,现在连我给你的水都不喝了,怕我下毒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我只是不渴。”林辛言拧开瓶盖,喝了一口,就是普通矿泉水的味道,她拧回瓶盖,“这样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何瑞泽没吭声,只是样子很专注的开着车。

    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太阳穴跳动的青筋。

    很快车子在一家私人会所停下来。

    何瑞泽先下来,然后过来给她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下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何瑞泽牵住她的手,林辛言想要退缩,他抓的紧了些,“就这一次,再让哥哥牵一次你的手,以女朋友的身份,过了今晚,你还愿意把我当哥哥话,当然好,不愿意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怎么搞得你要和我绝交了一样?”林辛言发现,今天的何瑞泽很奇怪。

    至于哪里奇怪她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何瑞泽笑。

    他真的强行霸占了她,依照她的个性,肯定会和他绝交。

    哪里会像何瑞琳所说的那样,成为她的男人,就会对他有感情。

    如果要这样算,那第一个要她的男人,她岂不是要一辈子都记在心里?

    想到林辛言的第一个男人,他的心猛的一滞。

    抓紧了她的手,不要怪他了。

    ,content_num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