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天堂app下载站目录

夺爱帝少请放手林辛言免费全文阅读 第118章,这女人是谁

时间:2019-12-11作者:林辛言宗景灏

    书房的门打开,冯叔站在门口,“人我已经安排在客厅了。”

    宗启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担忧,事情已经解决了,他也说不出什么。”宗启封发现毓秀担忧的眼神,安慰道。

    毓秀低下眉眼,“我没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嘴硬。”宗启封握住她的手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客厅里何文怀坐在红木的沙发上,前面已经倒了茶水,何瑞行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看到宗启封过来,何文怀站了起来,“老宗啊,这毁,我可求到你头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求我?”宗启封朗声一笑,“你可别和我开玩笑,你有什么地方能求到我?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何文怀叹了一口气,“还不是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孩子,惹得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宗启封拉着毓秀,和自己一起坐在对面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佣人又上了两杯水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没看新闻吧?”何文怀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宗启封不管事以后,他不爱看新闻,写写毛笔字,毓秀陪他散散步,下下国际象棋,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看看吧。”何文怀示意儿子把新闻给宗启封看。

    何瑞行将手机递上来,“宗伯父。”

    宗启封看了一眼,有些诧异,不是惊讶这新闻多离谱,是惊讶他家出了这事,为什么来找他?

    因为以何家的人脉,要盖住这事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“老何,这是?”宗启封抬起头,看着对面的何文怀,“难不成和我有关系?”

    不然怎么会来找他?

    “哎。”何文怀又叹了口气,“我是没你福气好,生了个好儿子,提前退休,安享晚年,我都要被我那些不省心的孩子给活活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何,你这话是从何说起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不。”何文怀指着新闻里一脸血的孩子,“这孩子,听说是你们家景灏喜欢的一个女人生的,我家琳琳就觉得是那个女人破坏了她和景灏之间的订婚,才去——哎,说起来丢人,他哥哥宠爱这个妹妹,一时脑热,就去绑架人家孩子,想要用孩子威胁女人离开景灏。”

    何文怀避重就轻。

    没说女儿是想嫁进宗家,为何家争取联姻的事情,也没说儿子是想娶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些伤他的颜面。

    宗启封和毓秀对视。

    这女人又是谁?

    孩子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上次退订婚不是因为林辛言吗?

    上面没有林辛言的照片,他们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林辛言。

    宗景灏吩咐的,不许照片里有林辛言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不想把她扯进这样的新闻里。

    “这事可能惹到了景灏,我这才来找你啊。”何文怀又是一声叹息,都这把年纪了还要因为孩子的事情,来向和自己同辈的人面前,低声下气,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有头有脸,在社会上也是有些地位的人,传出去我这老脸都没地方放了,我可以不来找你,但是我们两家起冲突,只会两败俱伤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何文怀很懂得谈判,现在他不是来求手下留情,而是不想两方对上,伤了和气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我儿子的脾气,若是我能管住他,当初的订婚也不会退。”宗启封也不是傻蛋,现在他不能只听他的一面之词,就答应,或者承诺什么。

    何文怀的脸色有些崩不住了,他这是不管了?

    “老宗,我们虽然没成为亲家,但是我们可是老相识了,你真想看着我们两家因为这点小事,伤了和气吗?”

    “我家景灏不是无理取闹的人,毕竟是有人先惹的他,当然这事我们也不会不管,你也知道,这些年他们父子两个一直不和,但是我们会尽力,晚上我们就会把他叫回来,了解清楚这件事情,并且劝说一二。”毓秀出声道,软硬兼施,前一句是指责是他们先招惹的宗景灏,错在他们,后一句也表明了不是不管,但是管不管的住就另说了。

    这话把何文怀堵的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就好,如果能不伤和气最好。”何文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自然,我们也不想伤了和气。”毓秀又道。

    何文怀勉强扯出笑脸,“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留下来吃晚饭吧。”毓秀笑的端庄又得体。

    “不了,家里等我们呢。”何文怀婉拒。

    “冯叔,你送送。”毓秀并未亲自去送,这个事情,不管之后如何,现在他们都必须站在宗景灏这一边。

    很明显这事是他们有错在先。

    她进退拿捏的得宜,让何文怀知道这事如果宗景灏不松手,那也是他们有错在先,事是他们惹出来的。

    真的伤了和气,那也是他们自己找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送了。”走到宗家的大门口,何瑞行对冯叔说道。

    冯叔笑着还是替何文怀拉开车门,“夫人让我送客,我怎么敢怠慢,何老爷,请。”

    何文怀看了他一眼,弯身上了车。

    何瑞行坐上驾驶位。

    很快车子开出去。

    何文怀从后视镜中看着越来越小的别墅,感叹道,“这宗景灏生的聪明,不是没原因,爹妈的智商都高,儿子怎么会笨。”

    宗启封的手段与智商他领教过。

    刚刚毓秀的表现,让他意外。

    “爸,你说什么呢?宗景灏的生母是宗启封前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瞧我,真的老了。”何文怀扶额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宗启封并不能说服宗景灏怎么办?”何瑞行担忧道。

    何文怀思量良久,左右权衡,分清利弊,还是觉得不能和宗家撕破脸。

    毕竟人家现在家大业大,不得不承认,惹不起。

    真要对上,吃亏的是他们。

    “谁惹的事,谁负责。”何文怀缓缓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不是他无情,只是现在这个情况由不得他念亲情。

    若是宗景灏不松,那么这件事情势必会发酵。

    到时候何家名声坏了,会影响到公司,他们是珠宝生意,若是被抵制,这个后果他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宗家的客厅里。

    宗启封靠着沙发里的软垫,拿着毓秀的手握在手里,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摩挲,半眯着眼睛,像是在沉思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在想,那个女人是谁?那个孩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毓秀问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奇怪,之前她觉得宗景灏喜欢林辛言,但是现在又冒出一个有孩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让她不由的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宗启封伸手拂过她耳畔的一缕发丝,别在她的耳后,温柔的道,“别担心,我去别墅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顺便和他谈谈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,content_num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