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天堂app下载站目录

夺爱帝少请放手林辛言免费全文阅读 第148章,和谁结婚?

时间:2019-12-11作者:林辛言宗景灏

    发完短信,她收起手机,继续看着台上的林辛言,唇角轻轻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。

    灯光,音乐响起,林辛言致辞结束,模特带来今天的压轴之作。

    压轴之作是威廉夫人设计的一款婚纱。

    要知道威廉夫人已经很久不亲自设计衣服了,这次设计这款婚纱,就是为了leo的开张。

    白色,最纯洁的颜色,婚纱通体呈现如白雪般的荧白,那层层叠叠的轻纱弥漫,缀满软缎织就的玫瑰和宝石,闪耀着既华丽又典雅的神韵,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林辛言站在台下看的出神。

    婚纱,是随爱情的期盼,是对幸福的憧憬。

    而她结过婚,没穿过婚纱,没有婚礼,没有仪式,没有婚纱,就连那个证都不是她‘丈夫’和她一起去民政局领的。

    “林姐。”秦雅走过来,递给她手机,“你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她刚刚上台,手机手机秦雅替她拿着的。

    林辛言接了过来,秦雅提醒她一句,“刚刚好像有短信进来。”

    林辛言滑开屏幕,点开短信内容,看清内容后,她脸上的血色几乎是瞬间消退,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怦怦地剧烈的跳动,似乎要碎裂了一般的疼痛,让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林姐,你怎么了?”秦雅察觉到她的不对劲,赶紧扶住她颤抖的身躯,“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林辛言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拿着手机退出热闹的人群。

    看到她慌乱的离开,何瑞琳勾了勾唇角,讽刺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能留下这东西,还得感谢林辛言,那年她让何瑞泽去a国调查当年的事情,他从酒店弄到当时的监控,这才有这张照片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还得感谢她。

    如果林辛言知道这还是因为她,会不会很惊恐?

    何瑞琳冷笑。

    林辛言独自一个人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这里隔绝了一切喧闹,变得安静。

    她像是被抽走了精气神,瘫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晚的一幕幕,由如有声有色的电影,在她的脑海里一帆帆呈现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再次点开那个图片,她的脸很清晰,就如那晚的不堪一样,清晰的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她也憧憬过,希望把自己的初.夜给一个她爱的男人,结果——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滴眼泪坠落在屏幕上。

    她的心也跟着跌落到无尽的深渊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忘记了思考,忘记了一切,陷入恐慌与恐惧中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想起这件事情,可是现在硬生生的摆在她的面前提醒着她,像是在提醒着她,这是她的污点,这一生的噩梦。

    她很少哭,有了两个孩子以后,就更加很少哭,因为她是母亲,是女儿,肩上扛着养育儿女的责任,担着照顾母亲的职责,她不可以哭,不可以软弱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她忍不住,心疼,好疼,疼的她快要不能呼吸了。

    地面的阳光逐渐被笼罩,她被淹没在黑影中。

    “你在哭?”

    林辛言慌乱的擦掉脸上的眼泪,将手机扣在地板上,“没有,我,我没哭。”

    宗景灏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从她退出人群,他就感觉到她不对劲,进行到这个时候也到了尾声,苏湛和沈培川离开,他就找上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她在哭,明明一脸的眼泪,还说自己没哭,是当他眼瞎?

    他蹲下来,扳正她的脸,让她看着自己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眼角湿润,泪痕犹存,似乎还带着温度。

    她的眼前蒙上了一层薄纱,使她看不清楚眼前这张脸的表情,她失魂落魄,血与皮都好像被一支针管抽离,一堆白骨,了无生气。

    宗景灏伸手用温热的指腹拭去她眼角的泪,温柔而怜惜的抚摸她的脸颊,她的样子,太过让人担心,“告诉我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辛言一把抱住他,将脸埋进他的胸口,“今天我见到了林国安,想到他抛弃我和妈妈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她扯了个谎言,掩饰她的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宗景灏顺着她的背安抚着,“乖,不怕,以后有我。”

    原本已经恢复冷静的林辛言听到他这句话,眼泪一下子又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以前是她照顾弟弟,照顾妈妈,后来有了孩子,照顾孩子,从来没有人说,不怕,以后有我。

    这不是情话,不华丽,不刻骨铭心,却纯粹,深深的击中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林姐。”楼梯口转来秦雅的声音,估计是林辛言离开的太久,所以秦雅上来找她。

    他给林辛言擦干眼泪,拂顺她凌乱的发丝,“别哭了,让人看见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从宗景灏的怀里撤出身子,吸了吸鼻子,看了一眼时间,“现在应该结束了,你先回去吧,今天我可能会很忙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,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林姐。”秦雅走上来,林辛言已经收拾好自己,她看到楼上只有林辛言和宗景灏,在心里暗暗的想,是不是自己上来的不是时候,打扰他们了?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威廉夫人要走了。”秦雅结结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楼下的客人走了没有?”林辛言走过来,“我们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一眼宗景灏,而他在接电话,而且脸色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林辛言问。

    说了一句我知道了,宗景灏挂断了电话,他看着林辛言目光幽深……

    刚刚是沈培川打过来的电话,说沈秀情死了,说是自杀,沈培川正在调查。

    这件事明显不简单,而且还是冲着林辛言来的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让林辛言担心,他会查清楚,并且解决,“公司的事,我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辛言没多想。

    秦雅很少打探林辛言的私事,但是宗景灏的出现,让她觉得这个男人和林辛言的关系不简单。

    看着宗景灏高挑,硬挺的背影,说,“林姐,他就是小曦和小蕊的爸爸吧?仔细看,他们长的很像,特别是眼睛和额头,怪不得他们长的那么好,原来是基因好。”

    林辛言的脸色立刻变了。

    她并不愿意提这个话题,因为小曦和小蕊和宗景灏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楼下还有人嘛?”她故意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威廉夫人已经送走了一些客人,其余的我也帮你在乎送出门,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了,下面的人在打扫,威廉夫人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秦雅察觉林辛言排斥这个话题,便顺着她的话回答,没再提刚刚到话茬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辛言淡淡的应声。

    走到楼下,已经有人去楼空感觉,只剩大厅里的凌乱不堪,吃剩的糕点,喝剩下的酒水,摆满桌子。

    “今天真累,不过收获不小,我们展出的衣服都卖掉了,威廉夫人的那件婚纱也卖掉了,你猜卖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林辛言并没有兴趣知道,只是秦雅问了,她不好不回答。

    秦雅伸出三根手指,“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林辛言倒是没惊讶,威廉夫人的设计,还有更高的价格,这件婚纱真不高。

    只是她倒是好奇,是什么人买走的,“谁买的?”

    “何瑞琳,何家的那位小姐,说是买了等结婚的时候穿。”

    林辛言扭头看向秦雅,“何瑞琳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秦雅不明所以的问,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只是感到奇怪,何瑞林才和宗景灏解除婚约不久,并没听说她要结婚,或者有男朋友。

    等结婚的时候穿?

    和谁结婚?

    ,content_num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