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天堂app下载站目录

夺爱帝少请放手林辛言免费全文阅读 第160章,那晚的男人是谁

时间:2019-12-11作者:林辛言宗景灏

    b市郊区的一座村落,山坡边搭着一排一排的架子,葡萄藤顺着架子爬上顶端,原本夏季绿油油的叶子,已经有些发黄,硕果累累的样子已经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顺着葡萄园往里去,有栋两层的小楼,白色的栅栏围成一个小院子。

    清新别致,适合修身养.性。

    二楼卧室,一张并不是宽的木床,上面躺着一个昏迷的女人,她的睫毛微微扇动,很快,她慢慢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一切都是陌生的,她的心遽然收紧,有人给她发信息,里面提到林曦晨和林蕊曦,她怕对方会威胁到她的孩子,于是她主动联系了给她发信息的人。

    对方约她到一处出租屋见面……

    “这药能够破坏人的脑神经,注射之后,会让人产生幻觉,记忆混乱。”

    一道男音忽然闯进她的耳蜗,她扭头看向声音来源处,隔着窗帘,她依稀看到阳台上站着两道身影,看身高和声音,应该都是男人。

    她紧张的攥紧身下的床单,他们是谁?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二楼,阳台站着一个男人,和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。

    何瑞泽望着不远处的山坡,目光幽远,似乎是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医生见他犹豫,说道,“你要是想她忘记以前的事情,只有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何瑞泽沉默片刻,像是下了决定,说道,“好,给她注射吧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

    紧接着两道身影晃动,推开阳台的门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林辛言来不及多想,闭着眼睛装睡。

    放在被子下的手,却不停的在抖。

    刚刚他们说注射药,是给她?

    注射以后她会记忆混乱,甚至忘记之前的事?

    不,不,她绝不能失去记忆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手臂上有人用酒精擦拭她的肌肤——

    恐惧越来越深,忽然她猛的睁开眼睛,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复杂,而且又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何瑞泽。

    他不是坐牢了吗?

   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她有太多的疑问,但是又无法问出口。

    现在她要做的是,不被打针。

    何瑞泽没有料到她会忽然醒来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言言——”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站在床边,手里拿着针管的男人,双手紧握,惊恐的望着他们,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何瑞泽一愣,“言言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认识我?”林辛言卷缩在床头,明显是防备的样子。

    何瑞泽看向医生,似乎在询问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的药还没注射,怎么林辛言就已经有失去记忆的表现?

    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“这个我要检查过后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何瑞泽弯下腰,望着林辛言,“你不记得我了吗?”

    林辛言惶恐,“你,你是谁,你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啊,你一直叫我哥哥,你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林辛言故作不记得,摇了摇头,“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何瑞泽伸手抚顺她凌乱的头发,“别怕,我是你的亲人,你受了点伤,让这位医生看看好吗?”

    林辛言侧头撇开他的触碰,明显是抗拒。

    何瑞泽的手停在半空中,继续劝说,“言言,我是你的亲人,你怎么不让我碰你,你以前最听哥哥的话了,乖,让医生看一下你的伤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落了下来,抚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林辛言只觉得毛孔悚然。

    浑身止不住的发颤,“你,你真是我的亲人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何瑞泽肯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林辛言眼珠子转了转,如麋鹿一般无辜清澈,她放松了些戒备,“那快点。”

    何瑞泽见她答应,笑了笑,“很快就好了。”他扶林辛言的手臂,“乖,躺下,这样医生好检查。”

    他给医生使眼色,为了以防万一,不管林辛言是否失去记忆,他都要把这个药给她注射.了。

    林辛言躺下,医生借着给她检查的动作,就要给她打针,林辛言反应的也快,一把推开医生,“我不要打针。”

    针管摔到地上,滚到了何瑞泽的脚旁,他看着林辛言,“你生病了,不打针病怎么能好?”

    林辛言翻身下床,拉开和他们的距离,坚决不打针,“我不要打针,打针疼,我不要打针。”

    “言言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她光着脚踩在地上,冰冷的凉,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“我不要打针。”

    她的情绪太过激动,如果想要她配合根本不可能,只有来硬的。

    医生看向何瑞泽,“你抓住她?”

    何瑞泽弯身捡起地上的针管,放在手里看,“一个人,会无缘无故的失去记忆吗?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林辛言的‘忘记’是真的还是假的。

    医生沉思片刻,“失忆是有的,比如受了刺激,我以前看过一个病人,是个学生,从小学到高中成绩一直很优秀,大家都说他将来是要考进清华北大的,可是高考他连二本没进,似乎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人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看向何瑞泽,“你也是心里医生,应该知道,人的承受是有限的,如果一些事情对她来说,是比较刺激的,会出现失忆的状况,只是这个状况并没有稳定性,可能会一辈子不能好,也可能过几天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今天你先走吧,有事我打电话给你。”何瑞泽将针管递给他。

    医生接过来犹豫了一下,问道,“你确定不给她打针了?”

    何瑞泽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医生将针管装进医药箱,“那行,我先走,需要你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医生最后看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林辛言,关上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林辛言的心咯噔一下子,随着关上的房门,更加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看,医生已经走了,我们不打针。”何瑞泽说话时轻轻挪动脚步朝着她靠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要过来。”林辛言慌乱极了。

    她有太多太多的疑问,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何瑞泽又怎么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难道这是他和何瑞琳的阴谋?

    在出租屋她见到了何瑞琳。

    现在她还的记得当时见到何瑞琳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奇怪见到的是我,我又是怎么知道你以前的事情的?”

    她胸有成竹,她的一言一行,都太有把握。

    林辛言却是慌了,看着她问,“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,还知道的那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六年前的那件事情,何瑞琳在里面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?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何瑞琳哈哈大笑,“我怎么知道?因为当初你卖.身的钱,是我出的。”

    她阴森的笑声,在昏暗的出租屋内尤其的瘆人。

    林辛言如坠深渊,那晚是何瑞琳出的钱。

    那么,那晚的男人又是谁?

    ,content_num
小说推荐